房产新闻

刚泰上半年亏损2.21亿元 累计诉讼涉案金额逾5亿元恐加剧财务压力

2019年08月27日 09:00??来源:财联社

??财联社(合肥,记者 刘梦然)讯,8月25日晚间,*ST刚泰(600687.SH)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,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-2.21亿元,上年同期盈利1.08亿元,同比由盈转亏。今年上半年对于*ST刚泰而言并不太平:控股股东被爆违规担保、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,公司和控股股东及多名高管收到相关部门监管措施和调查通知。

??据半年报显示,公司在报告期内财务费用高达1.79亿元。此外,财联社记者注意到,截至今年8月,公司未披露的累计涉及诉讼(仲裁)事项累计涉案金额约为5亿元,相关案件开庭后,公司的财务费用可能继续增加。

??净利润断崖式下滑

??半年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.44亿元,同比减少89.9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.21亿元,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.08亿元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.24亿元,上年同期为7379.33万元;基本每股亏损0.148元。

??不过,尽管半年报显示净利润是由盈转亏,不过其下滑颓势早在去年就已经出现。从2018年分季度财务数据来看,*ST刚泰归股净利润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呈现断崖式下滑。

??公司在去年上半年净利润尚有盈余的情况下,第三季度归股净利润出现亏损6127.50万元,第四季度亏损金额猛增扩大到12.12亿元,最终导致去年全年11.65亿元的亏损,同比下降313.69%。

??对于净利润连番亏损的原因,公司给出的理由也不尽相同。在去年年报中,公司重点表示,由于受经济环境及负面报道等因素影响,业务开展遇到了一定困难。此外,去年影视传媒受到行业政策的影响,加上受母公司流动性的波及,很难正常开展业务,造成影视项目收入不及预期,影响了毛利率。

??不过,在此次半年报中,对于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,公司给出的解释除了营业收入减少之外,不得不直面财务费用问题。一方面,报告期内受大股东负面新闻报道及公司违规担保事件等因素的影响,部分银行抽贷断贷,加剧公司资金紧张状况。部分营运资金被用来偿还债务,导致公司业务大规模缩减。2019年1-6月,公司营业收入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89.95%,公司净利润也因此大幅下降。另一方面,受内外部环境变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,对公司运营、资金信贷等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,导致公司流动性收紧,融资成本大幅增加,报告期内,公司财务费用高达1.79亿元。

??对此,*ST刚泰在半年报中坦言,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仍处于比较困难的阶段,预计公司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负。

??财务费用将继续增加

??刚泰控股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,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、矿业投资、贵金属制品的设计和销售等。尽管公司对大股东涉及的负面报道欲说还休,不过从违规风波爆发以来,上市公司因控股股东带来的巨大风险,俨然已经被推入退市的边缘。

??今年4月,*ST刚泰发布公告称发现违规担保42亿元,均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或实际控制人徐建刚相关。

??对于未进行披露的原因,公司称“实控人认为如果披露会给上市公司造成负面影响,所以未安排披露”。被爆出违规担保事件后不久,公司及实控人徐建刚、副董事长周峰、董秘赵瑞俊及独立董事王小明迅速收到证监会《调查通知书》。

??此外,违规担保事件也让公司股价遭遇腰斩。截至8月26日午间收盘,*ST刚泰股价为2.06元,相较于4月9日复牌前的每股4.9元价格,跌幅超过50%以上,公司目前市值仅为30.67亿元。

??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公司目前涉及诉讼较多,相关的财务费用未来可能进一步加大,对于公司现有的资金紧张压力无疑雪上加霜。截止今年8月,公司未披露的累计涉及诉讼(仲裁)事项累计涉案金额约为50,072.49万元。

??其中单笔最大涉案金额预计超过9600万元,原告方为浦发银行兰州分行,被告包括大冶矿业、刚泰集团、刚泰置业、刚泰控股、徐建刚及徐飞君等,其中大冶矿业是上市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。原告方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判令被告大冶矿业向原告清偿借款本金90,000,000元,违约金4,500,000元、利息(包括罚息和复利)1,848,113.23元及其他费用,共计96,348,113.23元。此外,刚泰集团、刚泰置业、刚泰控股、徐建刚、徐飞君对前述债务及费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。本案目前尚未开庭。

(文章来源:财联社)